top of page
  • Writer's pictureOcean

探讨女性主导的社交软件对澳洲华人社交媒体的影响及未来走向:从用户行为与市场趋势角度分析,综合比较10大海外社交交友软件的特点与发展趋势

单身人口的增长推动了海外澳洲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单身经济的发展。仅仅华人超过2000万的独居青年和2.4 亿的单身人口,同时在全球疫情时代之下,孤独的澳洲年轻人,用交友软件是他们排解压力、纾解孤独和拓展朋友圈的方式之一。陌陌、探探、Soul、Tinder等陌生人社交平台,都承载着当下海外年轻人对于社交婚恋的需求。

单身

数据来源:AppAnnie

根据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15年到2020年华人陌生人社交用户规模持续增长,预计今年将增至6.49亿人次,用户以95后年轻人为主。

女性占据了消费领域的各个角落,在社交约会软件上,很多女性觉得男人情商低,他们开口就问女生要私密照片,不到三句话就直奔主题“出来玩吗?”

热搜#社交软件比相亲成功率高#话题下,许多年轻人乐于分享自己使用交友软件的经历:有刚到陌生城市的独居青年,为了交到朋友一口气下了十几个交友软件;有人为了“脱单”,在软件上不停地“右滑”。

在这些小小的虚拟空间中,“左滑”、“右滑”、“super like”、“match”究竟代表着什么?女性究竟占据着何种决定性位置?

颜值还是灵魂?

在陌生人成人交友领域,性别、爱好、地域、星座、教育背景、工作经历等等都可以成为参考因素,但对于女性,最直观、最高效的还是照片。

海外社交

Tinder

2012年创立的Tinder软件是“左滑右滑”模式的鼻祖。

Tinder的出现是革命性的,让交友变成了一种像”云端购物“的体验。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报告,30%的美国人都使用过约会软件,其中12%的用户更表示通过这些软件找到了稳定感情。


交友软件

Tinder创始人惠特尼·沃尔夫(Whitney Wolfe)和贾斯汀·马丁(Justin Mateen)最初是在南加州大学校园里寻找机会,向联谊会和兄弟会推销。Tinder可以让学生通过App看到校园内其他单身的人,并知道对方是否对你感兴趣,这种吸引力就会被病毒式传播。

Tinder 的主要收入手段就是卖它的付费会员,分为 Tinder Plus 和 Tinder Gold。高级版服务Gold模式,可以提供无限滑动、回顾等功能,同时增加自己账号的曝光量,开启这一模式每月需要花费30美元/ 178元人民币的订阅费。

实际上,2019年第四季度Tinder全球用户总数大约为5千万,付费用户590万左右,仅占10%左右,大多数用户的行为都只停留在左滑右滑、匹配聊天这种”白嫖“行为上。从用户心理的角度,大多数人并不会把陌生人聊天交友视为值得的投资,另有一些人则抱着“花钱找对象太丢人”的态度。


探探 & 陌陌:中国版Tinder

成立于2014年的探探,借鉴了Tinder简约的界面和玩法——“左滑无感、右划喜欢”,操作简单,用户只需要浏览翻阅其他用户的照片,就能匹配到“有眼缘”的对象,将“颜值社交”的优势尽显。被陌陌收购前,探探月活已超过2000万。

探探的母公司陌陌成立于2011年8月,曾经是站在风口浪尖上的话题性公司,与探探一起被贴上“约炮神器”的标签。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互联网的进化,抖音、快手、B站等视频App的蹿红,陌陌已经算不得新奇。

2018年,探探被出现疲软的陌陌给予厚望,以530万股陌陌A类股票和6.009亿美元现金高调收购,进一步加固了“荷尔蒙社交”的竞争壁垒。

截至2020年,探探全球用户数已超3.6亿人,其中90后用户占比接近80%,并且近一年的用户留存率保持在60%左右,高于陌陌和Soul。

转眼一看,如今的陌陌似乎很难吸引到更多的年轻人了,如何摆脱路径依赖,让产品符合消费者的需求,是陌陌当前极为紧迫的一项任务。


Soul & Uki:相近相杀

当Tinder和探探把“颜值”这一交友要求运用得淋漓尽致,2016年11月上线的Soul则反其道而行之,主打“灵魂交友”。

“无需上传真人照片,通过资料匹配促进兴趣交流,通过广场动态认识陌生人”,是Soul的特点。

社交软件

首先通过问答题获取个人兴趣、人格、三观等细分的主观维度的数据,再通过星球、测一测等功能进行匹配,借助UGC内容增加用户的社交粘性,Soul的定位是让有相同爱好的人相互结识,成为“灵魂伴侣”。

有了如此清晰的产品定位,大多数Soul的初始用户都是以寻找“灵魂伴侣”的目标。然而“灵魂社交”有着不小的门槛,其可操作性和可复制性,远不及以“奔现”为目的的荷尔蒙社交。

参考探探和Soul的月活量,让用户在一个几乎不看脸的环境下慢慢了解对方的灵魂,并不符合“快餐式交友”的规律。

有用户抱怨说,“Soul的问题在于没有soul”、“Soul上的人都不喜欢聊天了,都是当树洞在玩”、“有趣的灵魂已经不适合呆在Soul了”。

“灵魂契合”是一个要求很高的词汇,此类用户需要的是“在网络世界遇到气味相投的那个人”,一旦发现Soul其实是与其他交友软件无异的产品后,期望值就会大大下降。高期望、短兴趣、低留存是Soul面临的最大困境。

另一方面,隐私安全和舒适程度是交友软件的重中之重,目前色情骚扰消息在Soul上也较为普遍,且对于违规用户只进行一日私聊封禁,让许多女性用户对Soul的处理方式和举报功能感到强烈不满。

上线于2018年5月的Uki,是一款与Soul类似的兴趣社交app,围绕着“发现新朋友”的出发点,具有即时匹配、声控交友、动态广场、找U友、语音派对等一系列玩法。

社交软件的天花板很低,竞争尤为激烈,在Uki和Soul这两位赛道相同、实力相近的对手之间,曾爆发过一场互联网圈打击竞争对手的恶意事件。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9年7月,Soul运营合伙人李某因发现Uki与其产品功能类似,为打击同行,授意下属范某收集Uki上的有害图文,找不到就使用自己注册的账号发布违规内容,截图后向有关部门举报。

2019年11月,Uki陆续被主流应用商店下架,因此停业、停产,200万日活化为乌有,直到今年2月底才重新上架。

今年3月,Soul合伙人李某则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被批准逮捕。

截至目前,Uki的注册用户约3000万,日活已恢复到约100万。上线5个月后,公司已经实现盈利。


海王app:澳洲版Tinder

海王平台

当Tinder开创的滑动陌生人交友模式,反复被借鉴,层出不穷的社交约合APP上线,用户“左滑”“右滑”中,无疑是增加了用户大量的时间成本,年轻的用户更愿意把时间放在更实际的阶段中如:与陌生人沟通上;快速脱单找到心仪的对象。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大海捞针上。这个时候,一个号称澳洲版Tinder的平台悄悄上线。

专为澳洲华人这一小众用户服务,主打急速脱单+高端社群的模式。在传统的附近陌生人交友,交友安全性,从线上到线下等社交约合软件的基础上,再升级。

特别值得一提的,海王APP在新人引导上做得非常出色,避免了一些对社交软件持怀疑态度的新人不敢迈出第一步的尴尬。通过大数据匹配在不打扰用户的情况下主动发起招呼功能。

但是目前来说,这款软件只针对澳洲华人用户,所以相对于比较小众,如果你目前正好在澳洲有这个需求,不妨下载试一试。


细分场景的独角兽

Bumble & Coffee Meets Bagel:女性主导约会

推出于2014年12月的Bumble是美国下载量第二高的陌生人约会软件

约会app

Bumble创始人惠特尼·沃尔夫(Whitney Wolfe)曾经是Tinder的副总裁,在被上司兼前男友的贾斯汀·马丁(Justin Mateen)性骚扰了18个月,她明白到由男性主导的社交软件,很容易让社区变得污秽不堪,于是决定自己出来创业。

Bumble最大的特点是,它提倡“女性应该主动跨出第一步,而不是被动等待”。当两个人配对后,女生要主动说话,不然24小时后配对就会失效,男生收到消息后也必须在24小时内回复。

这一模式大大改变了大多数约会软件中,男生主动、女生被动的交流模式,给了女生更多主动权,也减少女生被骚扰几率,让她们从众多细节上感受到“被尊重”的感觉。

这一模式对男生来说也是一种福音,由女生掌握交往控制权能让他们感受到“被追逐”的感觉,更加珍惜女生的邀请,真心希望找到女朋友的男生也更乐意在上面发布自己的消息。

事实证明,由女性主动发起的打招呼,后来发展成约会的概率是男生的三倍以上。

2012年成立的美国约会应用Coffee Meets Bagel的创始人是三位定居纽约的韩裔女生,她们发现在这座城市中有太多优秀却单身的人,他们有交友的需求,却因工作繁忙,缺乏结识对象的机会,市面上的约会软件又以“快餐速食”为主,无法满足他们对于真正恋爱关系的需求。



“单身女性当然有交友的渴望,但是对她们来说,拥有安全、隐私的情境非常重要,”创始人Dawoon Kang说。于是,她们决定开发一款从女生角度出发的约会软件。

Coffee Meets Bagel主打“女性主导”+“严肃关系”,男性用户每天有 21 个 “Bagel”(浏览用户的机会),可以给自己喜欢的女性用户点赞。女性用户则能在给自己点赞的男用户中挑选自己心仪对象进行对话。

与Tinder和Bumble等约会软件不同的是,Coffee Meets Bagel的理念是,在约会交友的过程中,可供选择的对象太多并不一定是好事,因此,其只会在每天中午向用户推荐一位约会对象。在收到推荐信息后,用户需要在24小时内决定“接受”或“拒绝”。

创始人 Dawoon Kang 表示,用户注册必须关联Facebook账号,算法会优先匹配拥有共同朋友的用户,这种“隐形”社交关联能够让约会更加安全,成功率也会更高,内部统计中,37% 的用户会因为有共同朋友而愿意进一步互动。

盈利模式上,Coffee Meets Bagel的主要收入来源于付费服务。例如 “照片分析” 功能,用户可以同时上传两张照片,由系统判断哪张更有吸引力;“sending a woo” 功能类似于Tinder的“super like”,可以额外给心仪对象表示好感,促使对方同意交流。


Yubo:年轻人群的个性化

在微博上搜索各大社交软件的用户评价,不难发现00后和80、90后经常互相“嫌弃”,已经步入职场的90后们会抱怨未成年人太多,00后们也会因为和年龄相差十岁的“叔叔阿姨” 配对而感到错愕。

青少年无疑是最具潜力的垂直社交领域之一,成立于2015年的社交软件Yubo的细分切入点为 Z 世代人群,目前已经积累了2500万用户,日活数可以达到100万,并于去年底完成了由Iris Capital和Idinvest Partners领投的1230万美元的新一轮融资,用于扩充团队并推进国际化战略。

Yubo只接受13到25岁的青少年注册,用户既可以像用tinder一样左滑右滑配对交友,也可以在视频直播间进行多人视频通话。

社交软件不断推陈出新,陌生人社交赛道经历了一轮集体爆发,源源不断的“后浪”涌入这个行业,甚至不乏互联网巨头的加入。


腾讯、百度、网易陆续推出陌生人社交产品,腾讯于2019年下半年,上线了多款陌生人社交产品,包括主打婚恋交友的“欢遇”和“轻聊”,以及语音社交的“回音”;阿里上线了“图钉”,百度推出了“听筒”;网易云音乐也在最近推出定位同城社交的“心遇”。

可是大多数产品都属于昙花一现,风头过后迅速被大家遗忘,因此似乎与资本们的青睐无缘。根据TechCrunch数据,2018年全球仅有27家主打约会的公司获得了1.27亿美元的融资。

“我下载了探探、Uki、Soul、一周情侣、Form,甚至珍爱网,试图能吸引我的灵魂伴侣,但是只能每天自己说晚安。”


虽然目前市面上海外澳洲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陌生人社交产品众多,但许多还是属于抄袭模仿、跟风打擦边球的产物。

2023年,海外悉尼墨尔本等交友类App的全球用户支出高达22亿美元,较两年前相比翻了一倍。面对如此庞大的增量用户和巨大的消费能力,短期的败退并不会浇灭赛道上玩家的热情。

社交是当代年轻人的重要情感需求,核心永远体现在“人”字。陌生人社交产品只有做到真正的差异化,打造大众化社交产品“不可替代”的场景和服务,培养用户的认可度、归属感和消费意愿,才能真正的“跑”出来。


 


澳洲Aus同城社交平台致力于打造一款澳洲高端社交圈最靠谱的交友APP,解决你脱单,无效沟通,交友困难等社交问题,年轻人的社交就得:快!准!狠!


关注我们·获取澳洲高颜值网红少男少女



澳洲女神|墨尔本女神|墨尔本男神|悉尼女神|澳洲网红|澳洲脱单|澳洲交友|墨尔本交友|悉尼交友|墨尔本留学|澳洲女友|悉尼留学|墨尔本周末|悉尼找室友|墨尔本约会|墨尔本生活|悉尼生活|阿德莱德交友|布里斯班交友|Melbourne|Sydney|Brisbane|Adelaide脱单|悉尼周末|墨尔本脱单|澳洲单身俱乐部|澳洲社交|澳洲一日女友|土澳交友|澳洲华人|澳洲留学生|墨尔本校花|悉尼校花 |布里斯班单身

32 views0 comments

Comments


Post: Blog2_Post
bottom of page